向西,京颐公路以西

    期次:第1433期    作者:■ 李惠

  建国初期的京颐公路,也就是曾经的海淀路,如今的中关村大街。
  1950至1952年间有关中国人民大学行政会议的档案显示,校址问题一直是学校领导班子着力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回想那段历史,今天的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以铁狮子胡同一号院(清海军部旧址)为背景,其实,那座从王府到官府继而到学府的院落只是当时人民大学众多校舍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当年学校在北京市登记注册的地址是东四六条36号,也就是吴玉章老校长的办公地,学校教学、管理、生产、生活零星分散在北京城区45处地方(一说为37处),“大部分系租用的民房,且多不坚固,人力物力均极浪费,教学上尤感困难”,显然不能适应创办社会主义新型正规大学的需要。适逢北京市在整个都市建筑规划中将西郊辟为文化区,学校迁址西郊成为自然之选。
  西迁的最初设想是在圆明园建筑新校舍,但是由于陆军大学先于我校获准占用该处大部,所余面积不敷建校使用,学校迅速调整了西迁方案,经多方勘察研究后,将新校址锁定在海淀镇以南地区。
  1950年9月7日,我校与北京市都市建设计划委员会、政务院房产管理委员会、财政部、教育部、郊区工作委员会等九个单位座谈,初步研究校舍地址具体在黄庄通慧以南,五座坟以北,万全(泉)庄以东,双榆树以西。有关各方认为,这一带都是农田,没有大的村庄,没有大树,更没有建筑物,交通方便,便于规划,建设成本低。此地地势比东邻较高,地面宽阔平整,土质好,地下无沙层,水井深。9月8日,吴玉章校长向周恩来同志、刘少奇同志递交了《中国人民大学对确定新校舍地址的请示》,汇报了九单位论证的根据和结果,正式提出在西郊建设新校舍。政务院批准了该申请,并把新校舍所在地进一步划定为海淀以南、京颐公路以西、魏公村以北、长春桥以东。
  这是一项彰显着新中国建设激情与梦想的规划,建设面积共需土地五千亩,按招生计划分为四年完成。学校就此与都市建设计划委员会洽商落实,得到同意后,随即成立了以胡锡奎副校长为主任的校舍修建委员会,决定分组进行房屋设计、征购土地、经费预算、修建管理等项工作。吴玉章校长亲自主持召开了新建校舍设计问题座谈会,会上聘请与会的市建设局、市都市建设计划委员会、中直修建处、永茂公司等管理机构负责人和建设单位专家以及我校工程师白今吾组成中国人民大学新建校舍顾问团。9月28日,吴玉章校长签发了给彭真同志和北京市领导的函件,为使农民能够在未建设土地上继续耕种,拟按每年所需土地数目分期收购,请求市政府协调地政局、郊区工作委员会及其他有关部门,共同开始土地征购等事宜,以便早日进行测量设计及施工。
  新校址的勘察、调研、论证、拟定、申报、获批一系列重大过程,基本是在九月份完成的,充分体现了学校建设新校址的紧迫性和政府有关部门工作的高效性。
  征购土地工作涉及到学校招生规模、规划建设进度、政府资金拨付等一系列问题,也涉及到最大限度保证被占用土地上农民的经济利益和安置问题,不可能一步到位,只能边规划、边征购、边建设,逐年推进。1951年初,我校通过教育部向北京市政府提出暂购土地300亩,同时,吴玉章、胡锡奎、成仿吾三位校领导共同署名,致函彭真同志,提出了相同的购地要求。2月13日,市政府函复教育部并抄送我校,同意先拨地三百亩,作为我校第一期建设之用,并指示人民大学在西郊建筑校舍,所请征购的五千亩土地,应视为最大“暂时保留范围”,将来按照分期建设计划,逐渐收购,其全部建设完成后所余土地,由市府处理。
  1951年,我校在西郊双榆树村建设工程包括三层楼房宿舍三栋(即红一、二、三楼)、三层教室一栋(即求是楼)、饭厅一座、大教室一座,当年完成建筑面积19154平方米,建设费用170亿元(旧币),实现了当年开工、当年竣工。1951年招收的专修科学生成为在西郊学习、生活的第一批学生。
  1951年的建设正在火热进行,学校已经开始了第二年的建设步伐。1951年9月24日,我校致函教育部并请转市政府,申请购地1206亩,建设项目包括容纳3000人的宿舍平房14栋,二层楼房5栋,教室4栋,饭厅2栋,图书馆1座,建筑面积26995平方米。对于这个计划,教育部批复我校商购土地应控制在800到1000亩之间,而市政府则只同意我校购地300亩。这显然不能满足学校切实的需要。10月26日,吴玉章、胡锡奎、成仿吾三位校领导再次致函彭真同志,结合办学规模力陈购地1206亩的必要性,此函转至都市计划委员会再议。11月22日,市政府同意我校续行购地400亩。事实上,截至1952年6月,我校在西郊数次收购的建筑用地共计1162亩,满足了学校早期的办学规模和发展需要,也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今天西郊校园的范围。
  随着教学、生活、文体娱乐条件逐步完善,学校在1950年代中期陆续完成主体西迁,京颐公路以西的双榆树校区成为主校区。墨香缭绕了稻香,书声交织着蛙声,60年过去了,一代又一代人在这里求知成才,安家立业,白日青春身影笑语晏晏,夜晚伏案研习灯光辉映,只有几纸旧档案和仅存的老地名,记忆着曾经的斜阳墟落稻花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