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文鸾:#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

    期次:第1433期    作者:■陈骊骊 钟扬 姚思宇




  贾文鸾,华北大学1949级校友,曾任职河北省邯郸肥乡县人民政府司法科书记员,邯郸县银行会计师,1978年到邯郸地区卫生局工作,1982年到石家庄计生委工作,后调任河北省中医院总会计师。
  1949年,满怀着为人民服务的热情,贾文鸾走进了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华北大学,从那一刻起,一枚人大人的印记便深深烙印在了贾文鸾的生命里。华北大学的生活,不仅给了贾文鸾学识上、见识上的滋养,更让贾文鸾加深了对“为人民服务”这五个沉甸甸的大字的理解与深情,成为了她一生奋斗与奉献的准则,成为了她“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的最佳注脚。
  从县政府司法科到县妇联,从银行到卫生局,从计生委到三甲总医院,工作岗位更换之多与行业跨度轮替之大,都没有成为贾文鸾人生道路上前进的阻碍,相反,正是在这丰富的阅历中,她践行了自己毕业时“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的诺言。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我工作了几十年,还没好好回忆过过去的事儿。”贾文鸾坦诚地说。六十多年过去了,当贾文鸾再次谈起在华北大学的经历与生活,记忆的闸门便被缓缓打开,其中的线条虽有些模糊,但当年的一些细节却依然让她记忆犹新。
  怀着对大学生活懵懂的认识,1949年春天,贾文鸾正式来到华北大学就读。刚解放的北平处处百废待兴,位于西四韶光胡同的华北大学老校区也不例外,艰苦的校区生活给她的印象十分深刻。“我们当时是在韶光胡同入学,那里有一个普通的两层楼宅子,那就是我们的宿舍。在那儿大概待了一两个月,每天睡觉的时候需要就地铺草,每个人只有二尺的地方,边上再用干草挡住一点。”实际上,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学校园,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当时的华北联大既没有固定的教室,也没有像样的宿舍,更没有配套的生活区和娱乐区。采访中,贾文鸾时不时地玩笑般给记者描述华北大学曾经的校区:“我们的宿舍就是原来一个教堂的旧址,屋子里除了一个走廊不能住人之外,其他各面都可以住人。”不但宿舍如此,教室亦是同样简陋。“那时我们每个人都分到一个马扎,所有的课都是大课,我们就坐在马扎上听,每人一支蘸水笔、一瓶浅蓝还有点紫红颜色的自制墨水,就是我们听课学习的全部装备了。”
  学校的条件虽然艰苦,但贾文鸾从没有抱怨过什么,因为她深知正处于初建阶段的国家,资源还很匮乏,她明白自己的使命,明白自己来到大学学习为的就是将来把祖国建设得更好。谈到这里,贾文鸾说道,“国家刚解放,需要的东西多了,便顾不上许多。这样也有好处,我们大家一起吃住,一起过苦日子,同学之间关系处得特别亲密。”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与坚强果敢的性格,让贾文鸾选择用豁达的眼光看待那段艰难的岁月,就是在这平凡的回忆中,从她的眼神里话语里,我们感受到的都是她无意间流露出的,对曾经的革命年代和大学时代的深情和怀念。
  实际上,当时的华北大学正处在建国初期国家急需干部队伍的阶段,加之各项制度尚未健全,到1949年10月正式毕业时,贾文鸾在华北大学实实在在度过的时光还不到一年。然而在采访中,每每提及华北大学和今天的中国人民大学,贾文鸾都难掩对母校的自豪感与归属感,“我在这里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树立了不讲个人条件、无条件服从组织分配的思想,这对我一生影响很大。”正是华北大学给贾文鸾的这份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让她在之后的工作、人生中始终保持着充足的干劲儿,不断学习各项技能,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上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踏实钻研的“百事通”
  刚刚走出校门的贾文鸾充满着那个时代毕业生对于工作的热情,回想起当年毕业时的情形,她感慨地说道:“我们那时候的主要想法是毕业了到艰苦的地方去,因为既然参加革命了,我们今后就是革命干部了,第一点要做到的就是服从组织分配。所以我们那时的毕业祝词就是‘到西北去,到江南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简简单单的毕业祝词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个属于那个时代的口号,但这祝词背后所蕴含的奉献精神在贾文鸾的心里却成为了一生奉行的座右铭。
  从邯郸肥乡县人民政府司法科的一名普通书记员,到银行部门精通各岗的会计师,再到三甲医院的审计师、总会计师,频繁的工作调换从未让贾文鸾感到厌倦或是抱怨,她反倒将这些当成组织上对自己的培养与历练。凭借着勤奋好学的精神和为人民服务的热情,贾文鸾积极学习各种技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百事通”。
  “我这个人不论在哪儿工作都像是学雷锋,干一门爱一门,学一门就干好一门。”1962年,贾文鸾从文教局服从组织安排调到银行部门工作,在银行一待便是16年。刚来的时候贾文鸾并不懂得银行业务,除了小学时学过几天算盘,其余的业务技能几乎一概不知,但就是凭借着那份独特的执着与专注,她决心从零开始学习。聊起那段往事,贾文鸾说,“我的好奇心很大,所以好学心就大,自己的工作做完了,就看着别人做,看着看着就会了,除了出纳工作由于纪律原因不能看,其他的我都看、都学。比如信贷,什么情况下贷款、贷款需要哪些手续、什么情况下不能贷款,我慢慢地就都懂了。有时候信贷岗位上有同事请假,我就能替他,联行的同事请假我也能替,出纳请假我也能替。到最后,银行所有的岗位我都干过,但我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没请过假。”从最开始简单的记账工作,到后来会计、信贷等等业务样样精通,贾文鸾用努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也印证了无私奉献的毕业诺言。
  生命不息 奉献不止1988年,本应离休安度晚年的贾文鸾又接到了新的任务,组织上请她到河北省中医院对财务工作进行梳理和统筹。一到中医院,她就深入细致地查看了所有账目的支出和使用情况,发现了很多长期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简便而有效的解决办法。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问题,是这所具有75年历史的大型三甲医院竟然只有一个对公账户,财政拨款和医疗收入全部混淆在一起,更直接造成了银行利息的多年流失。贾文鸾给出的“诊断意见”很简单:开设一个单独的对公账户,专门处理财政拨款,已有的账户只用于处理医疗收入。她的审计报告一出,每年为医院挽回十余万元的损失,对此,贾文鸾笑称“每个月帮医院创造一个‘万元户’。”
  靠着一股韧劲儿“走到哪儿学到哪儿,学到哪儿会哪儿”,在不同工作岗位上奋斗了几十年,贾文鸾每每谈起过去的点滴,言语间还是那样充满着热情。“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这一目标,在她丰富的人生阅历里,已不仅仅意味着空间与岗位的跨越,更是一种内化的精神,一种需要长久传递下去的价值追求。
  华大校歌中的一句话至今仍让贾文鸾记忆深刻:“文化的先锋队要掌握最进步的科学艺术。”谈到这,贾文鸾谦虚地说:“我们一代人没有掌握足够知识,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很亏欠。”面对如今社会的进步与各项条件的不断改善,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她对大学生有着中肯的建议与殷切的期望:“现在的年轻人要珍惜这个环境,既然有了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机会,就要珍惜这个机会,珍惜这个年龄段,抓住这个宝贵机遇,要真正的掌握到有益于国家的知识,争做文化的先锋队,到祖国需要的岗位上去,为国家做出应有的贡献。”
  六十多年的光阴洗刷不掉一个学生对于母校的关心与情感,当了解到母校现在的校徽所体现的“人民、人本、人文”的精神与中国人民大学名字的深刻寓意后,贾文鸾连声赞叹:“这个名字好!”“我们要把它办成世界一流的大学,要朝着这方面努力,这是我最希望的。”